追蹤
小呆呆看世界
關於部落格
簡單一句話~~喜歡, 就多來坐坐~~

  • 133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佛教的起源與三乘教

 

1.釋迦牟尼佛略傳

 

  佛教的創始者為釋迦牟尼(以下簡稱「釋尊」)。

 

  一般記載,釋尊大約於西元前五百六十年至四百八十年之間,誕生於藍毗尼園(在今尼泊爾Tarai地方)。釋尊姓瞿曇,名悉達多(取義「一切願皆得成就」的含意)。父親為迦毗羅衛淨飯王,母親名摩訶摩耶。釋尊出生並不同於一般凡夫,其是由兜率天乘六牙白象入胎,由母親腋下而出,剛甫出生即腳踏蓮花。

 

  釋尊幼時,即廣學群藝。十六歲那年,迎娶了善覺王的女兒-耶輸陀羅為妻,並生一兒名羅侯羅。少年時代的釋尊,於王宮中,過著榮華富貴的生活。

 

  但是,這種笙歌妙舞的日子並不能隱其悲天憫人之心。一回,釋尊在田野中見到眾生互相殘害,農奴枯悴勤苦,不禁生起憐憫之心,因而於樹下長坐靜思<註1>。復次,於外出遊行時,見到「老」人的籠鐘艱苦,「病」患的摧殘折磨,以及「死」者的生命逝滅。因而體驗到塵世中的種種不幸與苦難,故奮起尋求能永離苦難的解脫之道。

 

  「願自己與一切眾生皆能遠離苦及苦因」-此即是佛教的基本發心。

 

  釋尊終於在二十九歲那年,離王宮而去,過著出家的沙門生活,以求得究竟的解脫。

 

  「遠離世間貪執而正修」-此即是邁入修行之道。

 

  為此,釋尊歷經了各種苦行,並於尼連禪河邊的優樓頻螺樹林中,銳意修行徹底的苦行。雖經這樣的精嚴行持,瀕臨死亡邊緣,但還不能解脫。這才捨棄六年的苦行,接受了牧羊女的乳糜供養,在尼連禪河沐浴,使身體逐漸康復。之後,釋尊來到了菩提伽耶。於菩提樹蔭下,敷草而坐,並立誓曰:「我今若不證,無上大菩提,寧可碎是身,終不起此座」。

 

  「不執於苦行,精進而修持」-此即佛法修行之方便。

 

  於是,釋尊於禪定中進入無誤的三摩地,然後降伏魔軍,正觀緣起,終於在黎明的閃亮晨星中,證覺緣起的寂滅,超越了生輪迴生死與苦難的束縳,當下解脫,而達永恆的安樂、自在、清淨,成就佛道。

 

  「了悟緣起法,証入清淨見」-此即証得佛法之慧行。

 

  釋尊成佛後,首先至波羅奈斯的鹿野苑為五比丘初轉法輪,並開始建立僧伽的生活。稍後,進入王舍城,以此為講經說法的根據地,大舉推廣法教。

 

  如是,往後的歲月,釋尊皆致力於宣揚法音。直至八十歲,釋尊率領阿難等比丘,於赴舍衛城途中,身感微恙。勉力前進到拘尸那羅,於娑羅雙樹間。給予最末的開示後<註2>,便安詳地進入涅槃。

 

  事實上,釋尊於無量劫前早已成佛,但為了教化眾生才一再地應化於世<註3>。從「騎白象入胎」至「入涅槃法性」,莫不是在示現慈悲與法義,而為有情之依怙。

 

<註1>:《佛所行讚‧卷一》:「路傍見耕人,墾壤殺諸蟲,其心生悲惻,痛踰刺貫心。又見彼農夫,勤苦形枯悴,蓬髮而流汗,塵土坌其身。耕牛亦疲困,吐舌而急喘。太子性慈悲,極生憐憫心。」
<註2>:《長阿含‧遊行經》:「是故,比丘!無為放逸。我以不放逸故,自致正覺。無量眾善,亦由不放逸得;一切萬物無常存者,精進莫放逸。」此是如來末後所說。
<註3>:《妙法蓮花經‧如來壽量品》:「是諸世界‧若著微塵。及不著者‧盡以微塵。一塵一劫我成佛已來‧復過於此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。自從是來‧我常在此娑婆世界‧說法教化。亦於餘處‧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國。利導眾生。」

 

2.佛教的基本教義

 

  佛教的基本教義,簡而列舉有(1)三法印、(2)四聖諦、(3)八正道、(4)十二緣起。

 

1)三法印:三法印就如同佛教教義之印鑑,用之來鑑別佛教與外道之教理。符合三法印者即為佛理,反之則為外道。三法印為:

 

諸行無常:「行」有造作、遷流之義。一切有所作為的事物皆不停地在變化,沒有一事物是屬於恆常不變的,故曰「無常」。

 

諸法無我:「法」指的是一切萬事萬物。「我」指的是恆常、有自性之義。「諸法無我」則是說明一切萬法皆是暫時因緣和合而成,無其自性。

 

寂靜涅槃:「寂靜」有遠離一切煩惱妄念之義。「涅槃」有解脫、超脫之義。「寂靜涅槃」則指斷除一切煩惱、解脫輪迴束縛,而抵達清淨之域。

 

2)四聖諦:即「苦」、「集」、「滅」、「道」四種真理。

 

苦諦:所有輪迴的現象,其引發的結果必定是苦-世間有漏之果為苦諦。

 

集諦:「集」有招聚之義。苦的原因在於煩惱即惑業,期能招聚六道生死苦果-世間有漏之因為集諦。

 

滅諦:「滅」有寂滅、斷除之義。當滅盡苦及苦因之後,則能到達涅槃的境地-出世無漏之果為滅諦。

 

道諦:此為修持之道。若依佛法修持,則能超脫苦集二諦達到寂靜涅槃-出世無漏之因為道諦。

 

3)八正道:八正道是佛法的基本修持之道。其為:

 

正見:正確的見地。

 

正思惟:正確的思考。

 

正語:正確的言語或文字。

 

正業:正確的行為。

 

正命:正確的生活。

 

正精進:離惡行善的正當努力。

 

正念:純正的專心一意。

 

正定:無誤的禪定。

 

4)十二緣起:緣起之義為「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生,此無故彼無,此滅故彼滅。」十二緣起的道理是在探究我人的發展形成過程。其由無明緣行、行緣識、識緣名色、名色緣六入、六入緣觸、觸緣受、受緣愛、愛緣取、取緣有、有緣生、生緣老死。

 

無明:指心之愚闇無知,不了解萬法本質與心之本性的狀態。由此而造作了種種行為。

 

行:行就是心所造作的行為、心的動向。我人即依此而產生了識。

 

識:「識」有了別、認識之義。即心識對於外境所發生的認識作用。由此而產生了名色。

 

名色:名色指我人之形體與個性。由此而發展出六入。

 

六入: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六種知覺器官。緣六入而生觸。

 

觸:觸是接觸。六入遇外境而生觸。緣觸而有受。

 

受:指知覺器官的感受。緣受而生愛。

 

愛:「愛」為渴望、貪愛之義。因對外境的感受而產生渴愛。由此而生取。

 

取:「取」為取著、固執之義。因對事物渴愛而產生執取。緣取而生有。

 

有:「有」為存在之義。因對外在的執取而有了生存的存在。故緣有而有生。 生:指生命的出生。因有生存故有生命的產生。緣生則有老死。

 

老死:因有出生故終將老死。

 

  《雜阿含經》:「緣生老死憂悲惱苦,如是如是,純大苦聚。」一切煩惱痛苦,若以十二緣起逆向觀察,則知痛苦因執取、貪愛而來。而貪愛是由識而來。識則由無明而來。故若依佛法修持斷盡無明,則能斷盡一切苦惱。

 

 

 

二、三乘法教

 

  佛陀的法教有八萬四千種。這此法教可區分為「小乘佛法」與「大乘佛法」<註1>。而「大乘佛法」又可分為「波羅密乘」與「金剛乘」。佛陀的三乘法教即指小乘、波羅密乘、金剛乘。

 

  「小乘佛法」係以追求個人的解脫為主。「大乘佛法」則是為了能使一切眾生皆能解脫而追求圓滿的佛陀果位。

 

  「大乘佛法」中的「波羅密多乘」又稱為「顯乘」或「因乘」;而「金剛乘」則又稱為「密乘」或「果乘」。

 

  「波羅密多乘」與「金剛乘」皆行持於發菩提心(為利眾生願成佛之心)、修菩薩行、成佛陀果。以菩薩為因,佛陀為果,是為「因乘」。若依佛陀果德而修,修佛陀因,成佛陀果,則是為「果乘」。大抵而言,「顯乘」由「因」位起修,而「密乘」則由「果」位起修。

 

  以下將分次簡說此三乘法教:

 

1.小乘佛法:

 

起始時期:小乘佛法是佛教最初的法乘,其起始時期大約於西元前四百五十年左右。

 

派別:小乘的部派有二十部之多,而以大眾部、分別說部、說一切有部、正量部等四部為代表。

 

教義:以「無常」、「性空無我」..等等為主。

 

觀修方式:以「觀身不淨」、「觀受是苦」、「觀心無常」、「觀法無我」為要。

 

經典:小乘經藏有:常部、相應部、四部之阿含經等。律藏有:分別、四分、十誦律等。論藏有:俱舍、六足、發智論等。

 

主要傳佈地區:錫蘭、緬甸、泰國、柬埔塞等。

 

2.波羅密多乘佛法:

 

起始時期:波羅密多乘是大乘最初的法乘,其起始時期大約於西元前五十年左右。

 

派別:以中觀、唯識為代表。

 

教義:中觀:遠離二邊之中道<註2>。

 

唯識:萬法唯識、阿賴耶緣起等<註3>。

 

觀修方式:以「止觀雙運」為主<註4>。

 

經典:中觀:中觀論、四百論、七十空性論等。

 

唯識:解深密經、瑜伽師地論、唯識二十論等。

 

主要傳佈地區:中國、西藏、日本、台灣等。

 

3.金剛乘佛法:

 

起始時期:金剛乘是印度後期佛教的主流,其起始時期大約於西元四、五百年之間。

 

派別:傳入西藏後發展成為「寧瑪」、「薩迦」、「噶舉」、「格魯」等四派。

 

教義:以「明空雙運」、「輪涅無二」、「大手印」、「大圓滿」..等等為主。觀修方式:以「生起次第」、「圓滿次第」、「氣脈與拙火」為要。

 

經典:四部密續。 主要傳佈地區:中國、西藏、日本、台灣等。

 

<註1>:「乘」即是乘載的意思。表示依其乘載可到達解脫。

 

<註2>:《中觀論》:「不生亦不滅,不常亦不斷,不一亦不異,不來亦不出。能說是因緣,善滅諸戲論,我稽首禮佛,諸說中第一。」及「眾因緣生法,我說即是空,亦為是假名,亦是中道義。」

 

<註3>:《解深密經》:「識所緣,唯識所變。」《識論》:「初能變識,大小乘教,名阿賴耶。此識具有能藏、所藏、執藏義故,謂於雜染,互為緣故,有情執為自我故。」

 

<註4>:「止觀雙運」的部分請參閱《道果前行三現分裝嚴寶論》。

 

 

 

三、藏密金剛乘

 

1.藏密歷史簡述:

 

  佛教傳入西藏後,於西藏宣揚者被稱為「藏傳佛教」。藏傳佛教是以金剛乘為主流。其最初傳入大約是在西元五世紀,即藏王拉脫多涅譖時期。據說當時從天而降「百拜懺悔經」、「舍利寶塔」、「六字真言」、「法教軌則」等四寶,此皆屬於印度金剛乘之物,於此即開啟西藏佛教之門。而佛教較大規模地傳入則是在藏王松真干布時期。當時藏王松真干布與唐朝文成公主及尼泊爾尺尊公主聯姻,文成公主從中國帶了釋尊十二歲等身佛像至西藏,並建立小昭寺;尺尊公主則攜帶了釋尊八歲等身佛像,建立大昭寺。於此開啟西藏寺廟的興建及佛法的流佈。

 

  到了西元七七○年左右,藏王赤松德真邀請印度高僧寂護及蓮花生大師入藏傳教,建立了西藏第一座出家僧寺-桑耶寺,並為七位藏族貴族青年剃度出家(此即著名的「七覺士」)。寂護是一位嫻曉三藏典籍的大法師,蓮花生則是一位精通密咒的大宗師。蓮花生大師來到西藏之後,示現多種神通、降伏許多魔障,並傳下大量珍貴的密法,開創了西藏密宗法揚的大道。蓮花生大師的偉大行徑使得後世的藏密諸派皆對他尊崇備至。此外,赤松德真為了奠定佛教根基,也廣泛地翻譯經典。其不僅從印度迎請多位譯師入藏譯經,也派遣藏族才俊前往印度學習教典及翻譯<註1>。如此,不但保存了大量的印度佛經,亦將佛教推向西藏宗教中的最高位。

 

  但是,到了西元八三八至八四二年間,藏王朗達瑪卻大肆摧毀佛教。在這個時期,寺廟被毀、佛經被焚、僧人被迫還俗或殺害,這使得西藏佛教在往後的百年間陷入了黑暗期。

 

  直至西元九七○年左右,佛法才漸漸復甦。為了彌補先前的損毀,於是又再次前往印度學習佛典或迎請高僧入藏。這個時期的代表人物以仁欽桑布譯師、阿底峽尊者、卓彌譯師、瑪爾巴譯師為主。

 

  在仁欽桑布之前所翻譯的經典被稱為「舊譯派」與「舊密咒」,而於此之後所翻譯的經典被稱為「新譯派」與「新密咒」。由於有了新、舊之分後,故教派也形成了有舊派及新派。舊派屬「寧瑪派」,新派則包括「噶當派」、「薩迦派」、「噶舉派」、「格魯派」。

 

  接著,至西元一二六○年,蒙古皇帝忽必烈封薩迦派法王八思巴為國師,授與玉印,統領西藏。於是,薩迦派在當時成為西藏的政治與宗教領袖。雖然往後由於元朝的衰敗,薩迦的政治勢力也逐次漸縮,但至現今,薩迦王室在藏人的心目中仍有皇族的象徵。

 

  到了西元一四○七年,明成祖冊封噶舉派「噶瑪噶舉」第五世法王德行謝巴為「大寶法王」。噶舉派勢力逐漸抬頭,而「大寶法王」這個封號,至今也一直被「噶瑪噶舉」歷代法王所專用。

 

  然而,此時格魯派在宗咯巴的領導之下,聲勢也發展迅速,並不斷擴展。至西元一六五二年,清朝順治皇帝冊封格魯派領袖五世達賴為「西天善自在佛統領天下釋教」。於是,直自今日,歷代的達賴喇嘛皆成為西藏的政治領袖。

 

  西元一九四九年,西藏發生史上最大的變動。由於中共入侵西藏,西藏佛教再次慘遭破壞,喇嘛僧侶紛紛出離家園,流轉他國。正也因為如此,藏傳佛教雖難於本土中興,但卻逐漸發揚於世界各地。

 

2.藏密教派簡述:

 

  寧瑪派:「寧瑪」在藏文的意思為「舊、古」。因其是以蓮花生大師等舊譯的法教為主,故被稱為「寧瑪(舊)派」。又因寧瑪派僧人所戴之帽為紅色,故俗稱「紅教」。其教法以「大圓滿」為主,代表人物有釋迦辛格、龍欽巴、確吉桑播等等。其中,由於龍欽巴的証悟極高、學識極廣,故寧瑪大圓滿法承乃以之及蓮花生為表徵。寧瑪寺廟以多傑札、敏珠林、噶陀、卓千、息千、白玉等寺為稱著。

 

  噶當派:「噶當」在藏文的意思為「以佛陀的教誡為修行之要訣」。噶當派的祖師為阿底峽尊者。阿底峽在藏傳佛教中居有重要的地位,因為他振興了當時處於黑暗時期的西藏佛教,並將佛陀的教法作有次第、有系統的整理。這些法義皆含攝在其所著的《菩提道炬論》中。噶當派的代表人物除了有阿底峽之外,還有種敦巴、朗日塘巴、怯咯巴等人。較著名的寺廟有怯咯寺、基佈寺等。然而,這些寺廟以後皆歸屬於格魯派。

 

  薩迦派:「薩迦」在藏文的意思為「白土」。因其寺廟建築於灰白色土地上,故名「薩迦」。又因薩迦寺院圍牆常飾以白、紅、藍三色條紋,故俗稱「花教」。薩迦的法承源於印度大成就者畢哇巴及卓彌大譯師。開創祖師為觀音的化身-薩千‧貢噶寧波。薩迦主要的法教為「道果」。著名的喇嘛有薩迦五組、諾千‧貢噶桑播、察千‧洛桑賈措、堪千‧巴滇曲窘等人。薩迦的祖師曾統領過西藏,薩迦著名學者仁達哇是格魯派創始者宗咯巴大師的主要上師,諾千‧貢噶桑播被視為等同第二佛陀,薩迦的法教在教理上和實修上亦是至為甚深廣博,故有許多行者皆熱心懇切地求其教法。薩迦寺廟分佈廣大,其屬重要的有薩迦寺、諾爾旺確殿寺、圖殿給珮寺等。

 

  噶舉派:「噶舉」在藏文的意思為「口耳傳承」。蓋密法口訣須口耳相傳,以是得名。又因噶居幾位初祖皆是著白裙行者,故俗稱「白教」。其教法以「大手印」為主,代表人物有瑪爾巴、密勒日巴、剛波巴、噶瑪巴等等。瑪爾巴是噶舉的開創祖師,其徒為密勒日巴。密勒日巴是以凡夫身成就的,其先前曾以惡咒殺人,而後懺悔苦修,終至解脫。他一生的傳奇事蹟最為藏人所稱頌。噶舉的寺廟以祖普寺、內囊寺、殿薩悌寺等為著名。

 

  格魯派:「格魯」在藏文的意思為「善律」。蓋該派以持戒嚴謹而聞名。又因格魯派皆戴黃色僧帽,故俗稱「黃教」。其教法以宗咯巴的言教為主。代表人物有宗咯巴、達賴、班禪等等。宗咯巴是格魯的開創祖師,其被視為是文殊菩薩的化身,他不僅精曉顯、密二乘,由重宣揚戒律。宗咯巴的言教開顯於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及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中,見地以「緣起性空」為中心。格魯的寺廟以嘎丹寺、哲蚌寺、色拉寺、札西倫布寺等為著名。

 

3.藏密金剛乘特色:

 

  正法的存在是一切世界中幸福的關鍵。所謂「正法」是與佛陀的教法相符合者。薩迦班智達說:「在三界中無人比圓滿成就的佛陀更全知。因此忠誠的依止佛陀所說的經和密續是必要的,若於經、續中加入任何錯誤的見解,將受一切諸佛世尊的譴責。彌勒菩薩於其《寶性論》中曾如是說。」

 

  圓滿成就的佛陀在瓦拉那西、靈鷲山、室羅筏和其他地方教導了八萬四千法門,以對治表現於一般弟子個性和性情中的八萬四千惡劣習氣,在世親的《俱舍論》中說:「為了對治各種煩惱,佛陀宣說了各種教法」。這些教法包括:兩萬一千種律藏 (毘奈耶藏)教法 ,強調道德行持,以對治貪慾煩惱。兩萬一千種經藏教法,強調禪修訓練以對治嗔怒嗔恨煩惱。兩萬一千種論藏(阿毘達磨藏)教法,強調智慧訓練以對治愚癡煩惱。兩萬一千種密續(深奧藏)教法以對治全部三毒煩惱。

 

  這些教法可依大小二乘予以討論,小乘是對志向不大的眾生而設,而大乘則是對志向廣大的眾生而設。那麼此二乘的特質為何呢﹖在小乘,行者志於個人的安樂並依三學道(戒、定、慧),達於覺悟。在大乘,行者為利益一切眾生,志求佛道,並依六波羅密道(佈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智慧) 達到圓滿正覺。大乘之所以優於小乘的理由,包括五因和二果。五因為修持、動機、根本智、精進、方便善巧,二果為圓滿覺悟和佛陀事業。又於大乘中,波羅密乘採因為道,是為志於因者而設,而金剛乘以果為道,是為志於因和果的殊勝弟子而設。

 

  《文殊師利瑪雅佳密續》中說:「此殊勝的秘密金剛乘,是三世一切諸佛為特殊的弟子而設。」是故一切眾生之主的佛陀,於此濁世,以「嘿嚕」的大樂形相教導偉大密續。其本性從未異於法身,然而其形相卻是依於各個弟子的根性而所見不同。他於烏迪雅那、師利達拿卡達卡、須彌山頂,和許多其他處所,周圍環繞著許多殊勝的密續行者,教授這些密續。

 

  在密續中,行者自觀成本尊以得自利。對他人的利益則經由加持和灌頂的儀式予以達成。

 

  雖然在顯教(經)和密教(續)中,欲了悟的見、欲得之果、以及動機(即菩提心)都是相似。然而密教仍具以下諸特點:

 

1.具甚深見。

 

2.達此覺悟的諸方便。

 

3.引導至正覺的容易。

 

4.對利根弟子的合宜性<註2>。

 

  以各種的善巧方法,快速地達到世俗及解脫的成就,是金剛乘的特色。譬如,金剛乘在增長智慧方面的方便法門有「文殊」的修法,增長慈悲有「觀音」,增加財富有「財神」,平息障礙有「金剛手,消除業障有「金剛薩埵」,對於己逝之人有「渡亡」,健在之人有「增福增益」的修法等。在金剛乘的實修方面,有生起次第、圓滿次第、氣、脈、明點、咒語、壇城輪、瑜伽、拙火等等的方便法門。透過這些實修在印度和西藏已有非常多人達到成就。這可從印度八十四成就者的傳記,以及西藏四大教派的傳承史中得知。

 

  在實修的過程中,「灌頂」是不可缺少的一環。接受過灌頂行者才能被允許修持本尊(佛陀)的身、口、意相應。另外,行者也必須接受本尊儀軌的「口傳」及經續、論釋的「教學」。如此,當行者完成了「灌頂」、「口傳」、及「教學」之後,則能無誤地進入禪修之道。

 

  在金剛乘中,對於其所傳的教法,都必須要保有「口耳相傳不斷」。這是非常重要的。此也即是金剛乘的教法皆擁有「傳承不斷之加持力」的原因。金剛乘就是在此環環相扣的傳承中,使得佛陀證悟的智慧,不斷地延續至今。

 

<註1>:印度譯師有靜命、無垢有、佛密、靜藏、清靜獅子等。西藏譯師有七覺士(寶護、智王護、寶王護、善逝護、遍照護、龍王護、天王護)、法明、虛空等。

 

<註2>:《三相明炬》:「意義不迷亂、方便法門廣、無須嚐苦行、為利根者修。」

 

 

 

四、上師

 

  上師是一切三世諸佛的總集,也是所有加持的根本。在《喜金剛二品續》中曾說道:「上師可給予無可描述的俱生智慧。」又如經云:「僅依上師微加持,剎那能悟心自性」所以,仰賴至聖的上師不但能圓滿福德資糧,還進而能証悟諸法的本質。

 

  雖然佛陀與本尊是非常殊勝,但是在此罪惡滿盈之濁時,行者無緣親見其身、親聞其法語,因此與其意無二之加持,難以再行者的心續中出生。但是,至聖的上師世諸佛本尊的應化身,或是依諸佛本尊之加持力,為順應眾生而以凡夫的形象而示現的。行者能看見上師的身軀,能飲用上師的法語甘露,若能再加以實修,如此,則有一天諸佛之智慧即能於心續中出生而成正覺。雖然上師與佛陀在斷証二功德上毫無差別,但論恩德,則上師較為殊勝。

 

  對於如此重要的上師,我們應該如何選擇呢?

 

  《上師五十法誦》:「息心具慧禪定穩,能忍正直無禪諂誑,咒及密續能解說,具足悲憫曉經論」,及「十種真如確嫻熟,壇城事業繪製巧,隨類傳解真言道,極具淨信諸根調」

 

  我們應該依此條件審慎地來找尋上師。當然,如同我們在上面所描述的薩迦五祖、諾千、巴滇曲窘、遍德仁波切等,皆是擁有此條件的聖上師。倘若行者尚未尋獲具緣上師,也應心懷將能與具相上師相遇的希望,精勤地集聚善德,並一心虔誠地祈願。如此,未來將能與具德上師相遇。

 

  但是,一但依止具德上師後,則不能詆毀、輕視、或損擾上師。否則將招致惡果。

 

  《上師五十法誦》:「於此怙主評量後,既成弟子又輕毀,等同輕毀諸佛故,因此常遭痛苦厄」,及「無論何時亦莫要,煩擾金剛上師心,若有愚者作煩擾,定生地獄受煎熬。」

 

  因此,行者不但不能輕藐上師,而且還需盡力成承事上師。《上師五十法誦》:「恭敬供養上師尊,師心所欲皆呈獻,如此惡染等障難,未來不會在湧現」,及「如是供養及如同,供養一切諸佛故,能得最勝福德糧,以此將証諸悉地」

 

  故圓滿地承事上師,不但此生能息災解難、福慧增長,最後也將能獲得佛陀果位。關於詳細的承事上師之方法,請參閱《上師五十法誦釋論》。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